阅读新闻

金融委:鼓励利用创新型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

发布日期:2019-09-15 13:58   来源:未知   阅读:

  银行的利润水平与存贷差和资产规模成正比。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银行的存贷差在收缩,因此银行有足够大的动力扩大资产规模。而作为资产规模扩张的约束指标,资本的稀缺是银行要面对的难题。当下,如何提升资本充足率迫在眉睫。8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召开第七次会议,研究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加强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等问题,部署有关工作。会议提出,鼓励银行利用更多创新型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真正落细落实尽职免责条款,有效调动金融机构业务人员积极性,大力支持小微企业,全面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值得注意的是,仅在五天后,金融委9月5日召开的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金融委主任刘鹤再次谈道:“支持银行更多利用创新资本工具补充资本金,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中长期融资。”关于高层对银行资本的积极关注,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当前监管部门引导商业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重资产投放节奏较快,资本缺口日益凸显,而且存贷增长不匹配的现象日益严重,银行稳存增存压力加大,对银行信贷供给能力提出更大要求。0000kj.com,一位国有大型银行上海某支行的企业信贷负责人对记者坦言:“资本金决定了监管层愿意出多少钱让银行去‘放水’,归根结底,补充资本后,可用资金会变得更多。”事实上,从去年以来,监管部门在鼓励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方面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2018年2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就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进行相应规范;3月21日,原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原保监会和国家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强调支持银行补充资本工具创新;12月25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2019年上半年,有多家上市银行通过发行可转债、二级资本债、优先股、金融债和定向增发等方式补充资本金。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利用更多创新型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商业银行今年以来共发行无固定期限债券和二级资本债超过7000亿元,进一步增强资本实力,夯实风险抵御能力。目前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达到14.12%,较上年同期上升0.58个百分点。银行资本可分为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其中一级资本又可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在吴琦看来,资管新规出台后,表外业务回表回信贷,对资本消耗较大,但受制于资本充足率、合意信贷规模、流动性等指标约束,特别是资本充足率的约束,使得表内信贷难以承接表外信用供给。此外,科技、理财等子公司的开设也大量消耗资本金,所以亟须补充资本金。而根据33家A股上市银行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有19家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比年初下滑,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出现下滑的银行数量高达23家,形势不容乐观。在工、农、中、建、交五家大型银行中,工行、农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下降。其中,工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下降0.26个和0.24个百分点,农行分别下降0.46个和0.42个百分点;建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了下滑,分别下滑了0.13个、0.17个和0.13个百分点;交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下滑了0.53个、0.35个和0.3个百分点;中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2个百分点至11.21%。股份制银行中,招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比去年底降低0.59个、0.43个和0.36个百分点;浦发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比去年底降低0.62个、0.34个和0.49个百分点;兴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比去年底降低0.36个和0.31个百分点。吴琦认为,银行资本金补充的内外渠道均受限,从外部来看,商业银行上市审核较严。通过上市和定增补充资本金的压力较大。从内部来看,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长承压,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信用风险或将加速暴露,对其利润形成较大侵蚀,如当期利润难以覆盖拨备补计,就会形成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进而侵蚀其资本金。当前,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与监管要求的差距不断收窄,特别是一级资本安全边际不足。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亦认为,综合来看,我国银行资本工具的问题主要在几个方面:一是品种少,资本补充工具匮乏,尤其是适合中小银行的一级资本补充工具。二是发行难,尤其是资管新规以后,资本补充工具由于期限长、风险大更难作为普通债券流通,机构投资热情不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